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弱肉强食的世界,残酷而冰冷,但即便在动物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2-12

最近“2019年明星商业价值榜”出炉,在2019年相对沉默的李易峰却仍然占据着这个业内很重要的榜单前十位置。

这个在2014年靠一部古装偶像剧《古剑奇谭》揭开流量时代序幕的男明星,五年过去了,当顶流艺人更新换代他依旧屹立不倒,不得不说跟这部转型之作《动物世界》有很大关系。

《动物世界》讲的是一个小镇青年郑开司(李易峰饰),一开始在商场里为养家糊口扮演小丑。他的爸爸在他8岁那年离开了,而他的妈妈在一次意外中成为一个植物人。郑开司就是一个大写的失败青年,一方面靠扮演小丑领取微博的工资,一方面要照顾长年不醒的母亲,还要和他喜欢,也喜欢的她的护士刘青(周冬雨饰)划清界限。因为穷且毫无希望的未来,即使那么喜欢她,郑开司也不敢表白。机缘巧合下,郑开司的发小李军(曹炳琨饰)骗了他家唯一一套房子,跑路了,而他为了清空自己的债务毫无选择地踏上了一条命运邮轮。如果赌赢了,他将安全下船,并且债务清零。在船上,他不断升级打怪,小宇宙爆发,在人性和私欲,残酷和现实之中博弈,最终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故事。

电影导演韩延的上一部作品是《滚蛋吧,肿瘤君》。又一次选择了漫改的这位新晋导演有点意思。纵观全片,最能感受到的就是导演的诚意和信任。

一 诚意在哪里?这名今年36岁的青年导演,他对观众的态度全都写在电影里,那是一种久违的亲切。从电影开头那段突如其来的小丑大战怪物,到上船前那段男主幻想飙车戏,活泼跳跃刺激童趣,色彩丰富却又和谐统一。

二 信任在哪里?导演拍的非常任性和恣意妄为,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少年的热血和坚持,就像郑开司对伙伴的信赖,他是坚定不移的,是无需理由的,是自信的,是闪闪发光的,各种天马行空背后是一张少年的脸:

三 导演的理想主义:真诚的态度令人惊讶,他好像从没把影迷当成另一个次元的存在,而是把大家都视为游戏里一起组队打BOSS的伙伴,不谄媚不迎合,不轻视不作弄。这种理想主义的态度和片中的男主郑开司如出一辙。

《动物世界》上映时强碰了《我不是药神》,在对方口碑票房大爆的重压下排片惨淡,几乎是以巨额亏损惨淡收场。这个结果相对于影片质量是不太公平的。

很好,就像电影里的郑开司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中执着地要做那个“我命由我”的小丑:

“该打的战我已经打过了,该跑的路我也跑到了尽头。老子信的道,老子自己来守。背叛,争抢,没有底线,想把老子变成一只动物,没戏!”

男主角李易峰是这部片子最大卡司,他演技的进步有目共睹,但相比三座影后奖杯在手的周冬雨,他还是略弱。只是因为他个人气质和角色性格的高度契合,这部《动物世界》仍旧是李易峰最好的代表作。

一,首先谈谈影片的视觉效果配乐。导演非常清楚人们去电影院是为了什么,他的镜头想象力极为丰富,用大量的商业片元素把影片真正的内核包装起来,用虚实结合的镜头,酷炫的特效吸引大众的关注,然后将影片的正能量核心表达出来。

配乐也是本片亮点,每次随着反派登场响起的法国香颂《玫瑰人生》的口哨,悠扬的旋律却令人毛骨悚然。而演唱《玫瑰人生》的女歌手艾迪特皮雅芙敢爱敢恨,直面无情的人生的勇气也和《动物电子产品终端世界》的主旨契合。

二,其次谈谈《动物世界》里对人性和动物性的对比,很多前后呼应的细节工整地表达出导演意图。

曹炳琨饰演的李军第一次欺骗郑开司是因为赌博欠下了巨债,在面对金钱的第二次诱惑时,他仍然没有守住底线,再次背叛发小。为了利益,赌徒可以将友情甚至亲情踩在脚下。

外表老实无害的孟小胖,谁也想不到是个从开始就谎话连篇的骗子。在利益面前最快表态支持郑开司的是他——“我的命是你救的,我支持你”,到头来要置郑开司于死地的也是他。

反派人物张景坤几次三番欲置郑开司于死地。机关算尽却差点无法自保。一开始被拒绝合作的他大骂郑开司:“蠢货,在动物的世界里,讲义气是会死的。”而最后若非郑开司讲义气,他几乎没有活路。

在赌场上空高悬的那只一直在踱步的老虎,象征着人们心中的困兽。这个赌场就是一间人性的斗兽场,下场的赌徒个个心怀鬼胎,充满兽性。唯一“要做个人”的郑开司从头至尾却一直说“我脑子有病”,“我是个怪物”。

三 最后说说导演对演员的选择。李易峰前面已经说过了,周冬雨和迈克尔.道格拉斯也不用说,除了他们以外的演员团队可以说是低调奢华:

坑死郑开司不赔命的“好基友李军”曹炳琨,在《潜伏》里演过“结巴谢若林”,单挑孙红雷毫不落下风。

骗死郑开司不赔命的反派张景坤,是老版《三国演义》里演少年汉献帝的苏可,在这部戏里他气场全开,表现非常惊艳。

这是一个有质量保证的团队,导演对演员的安排和使用也很精心,可见韩延导演平时的阅片范围极广。

导演试图引导观众剖析人性阴暗面,但细细想来,影片中对于人性的探讨纯粹还是一种年青人看世界的思维方式。

以“动物世界”为名展现了人性中的各种阴暗面:欲望、欺骗、背叛、倾轧,也就是原著所表达的,在一片透不过气来的黑暗中被压迫到极致的“丧”,以及忍无可忍、不能再忍的绝地反击中,喷薄而出的“热血感”。

但是现实世界中很少有绝对的坏和彻底的好,更少有非黑即白的价值观,从这个角度看角色立体度就稍嫌不够。有些作品中坏人他坏到令人恨得牙痒,但观众依旧心疼他,理解他的选择,毕竟真实世界远比电影残酷。

导演韩延讲过原结局是郑开司下船后曾拨打过老人留下的电话号码,结果是个空号。这个结局就让电影有了更多可能性,但他思量之后还是删除了这一部分。

世界是肮脏残酷的,世界也是光明美好的,选择下三滥的才会成功吗?坚守道德的一定失败吗?

导演放弃了更黑暗的结局是因为他还是希望郑开司能相信人性,相信希望,虽然大多数时候换来了变本加厉的背叛,但偶尔那一束人性的火花,却分外让人感到温暖。

这就是艺术应该赋予人的力量,犹如无尽黑夜中朦胧的星光,好似茫然雾气中闪耀的灯塔,面对风车,拿起长枪,人生因为不断的冲锋而光芒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