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深度:中芯国际的喜与忧,其世界半导体处于什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15

2020年第二季度晶圆厂的调查报告得到正式披露,中国本土仅中芯国际上榜。台积电继续稳居全球第一,其份额占比已经突破了51.5%,排在第二位的依旧是三星电子,占比为18.8%中芯国际以4.8%排名第五。

虽然我国本土半导体芯片落后于国际水准,但未来无疑将形成台积电在外,中芯国际在内的双保险格局,因此中国芯片的发展在未来十年无疑将走入快车道。

中芯国际的基本地位目前,在世界前五大晶圆厂中,台积电和三星电子是两家能够量产7nm制程的厂商,同时在5nm制程节点也已经大量投入。而中芯国际此前有消息称将要投入7nm制程工艺,并将在2022年实现代工量产。

2020年中芯国际已经建成整整20年了,可以说其见证了20年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对于普通人来说,中芯国际公司进入到大家的眼中,却是因为华为。

于是中国国内芯片的领域的老大中芯国际就走入到了大众的视野中,也同时在去年的5月,中芯国际突然退市,虽然中兴国际自己都发公告说,退市跟华为无关,但是各大媒体依然觉得就是因为华为而退市的,而今年仅仅19天,中芯国际就完成了A股科创板的过会(过会的意思就是IPO申请通过)流程,这个速度形容为坐火箭也不为过。

我们也知道中芯国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半导体行业的竞争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残酷和血腥。比如最近上海微电子刚研发出28纳米光刻机,阿斯麦尔(AMSL)就立马对28纳米光刻机大幅降价,让国内厂商毫无招架之力。

上文也提到过中芯国际在2Q20季度的排名情况,现在我们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一下中芯国际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2000年到2008年为初级阶段。当时的中国国内半导体刚刚起步,不管是人才还是技术都可以说是极度的匮乏。 1999年,上海要在浦东打造一个集成电路示范区,而这时的刚从世大公司出来的张汝京奔波在香港北京之间,寻找自己在中国布局半导体公司的地址。

当张汝京到上海的时候,当时的上海经贸主任和市长主动找到张汝京,并亲自在张江高科技园区为张汝京挑选了一大块地方。对于上海发展半导体的决心,张汝京觉得志同道合,于是2000年4月,上海张江中心国际破土动工,开工13个月后就投产,4个月后就实现量产。这样的投产和量产速度可以说在半导体行业中均创下了世界之最。

当然了在中国建立半导体公司和在韩国建一个半导体公司的难度是不一样的,在中国必须要绕开瓦森纳协定的限制。

而中芯国际当初建厂的时候,为了绕开瓦斯纳协定,就以第三方进口了二手制造设备,虽然曲折,但终究还是让中芯国际快速步入正轨。紧接着2004年3月在香港上市,2005年成为世界第三大晶圆厂。由此张汝京也获得了建厂大师的名号,足可见其专业性。可以说张汝京一个人比得上以前中国半导体行业发展很多年的成果了。

到了2009年的时候,中芯国际量产65纳米晶圆,而台积电处于45纳米,两者的工艺进程仅仅只相差一代,可以说此时的中芯国际处于高光时代。但是到了2009年的时候,中芯国际快速扩张的步伐开始慢了下来。这一年创始人张汝京等公司的多名核心管理团队也相继离职,造成公司管理混乱。

因为中兴国际早期的部分技术员工是从台积电过来的,这也让中芯国际成为了台积电的眼中钉,于是没完没了的诉讼一直掣肘着中芯国际的发展。而且在这一时期,正好是消费电子设备井喷的时代。智能手机的快速更新迭代,可穿戴设备的不断发展,笔记本、电视、游戏机等等的消费电子功能越来越多,但是硬件设备却越来越轻越来越薄,这就要求芯片必须做的更小,但是功能还必须越来越强大,新的芯片参数就被要求的更高,而台积电赶上了这波市场的大繁荣。

2011年王宁国上任CEO,到他离职的时候台积电已经攻克了28纳米。第三任CEO邱慈云2017年离职的时候,台积电已经攻克了10纳米。两任CEO都没能改变中芯国际的困境,这个时候中芯国际也仅仅只实现了28纳米的量产,可以说这失去了8年,让中芯国际与台积电的差距越来越大。

2017年的时候,中芯国际迎来了新CEO梁孟松。这位CEO也不简单,他原本是台积电资深研发出生,技术背景深厚。一上任就主导14纳米制程研发,终于在2019年第四季度攻克了14纳米量产工艺,让中芯国际重新焕发了昔日的光彩。

此时台积7纳米已经实现量产,5纳米已经有了改进版本,正在下探研发3纳米制程,与台积电仍然有着三代的差距。

我们来看一下这张图,2014年三星最先进入14纳米,随后台积电发力先后攻克了16纳米、10纳米、7纳米、5纳米制成,而中芯国际在失落了8年中,也仅仅实现了三代的升级,可能你对于每一代的升级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没有直观的感觉,每一个代差其实都有着巨大的新增经济效益。

我们拿台积电的制程节点和其市值做一个比较,在进入14年实现16纳米制程的时候,就市值大概为1000亿美元,因为消费电子的井喷也使得芯片需求急速扩张,对应到的市值更是水涨船高。而到了如今的5纳米量产为苹果和华为生产旗舰手机,也使得台积电的盈利更加丰厚。

虽然中芯国际目前跟台积电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至少量产14纳米,就已经让中芯国际进入到了高端玩家的行列。

在28纳米制程的时候,玩家还有很多,进入14纳米制程的时候,玩家就只剩下台积电、三星、中芯国际、格罗方德、英特尔、联华电子了。

那14纳米制程究竟能干嘛呢?通常半导体行业将28—45纳米成为中高端, 14纳米以下称为是高端,主要应用于5G高性能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及汽车电子等新兴领域,人们常常津津乐道的也最为熟知的手机仅仅是高端芯片制造业中的一个应用领域而已。

从这张图上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很另类的中心,国际研发费用不是最高的,但是研发费用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是逐年升高,甚至占比相对于同行业来说,甚至于是有些不可思议的,这是为什么?

其实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来看一下中信国际的股权结构,大唐控股拥有17.06%的股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拥有15.82%的股权,紫光集团拥有7.43%的股权,而这三者有个共同之处都是具有国资背景,所以中芯国际更多的是担负起振兴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使命,是具有战略意义的。

我们计划在2025年实现半导体芯片自给率50%,而高端芯片中恐怕中芯国际也是为数不多的选择。这次19天的闪电过会就可以直接表现出政策和市场对于中芯国际的直接支持,所以也才会有这样甚至是不计成本和有些不可思议的研发投入来追赶世界先进的技术。

台积电这样的企业是属于利润导向型的,根据市场的需求来决定自身的研发投入,还要兼顾经济利益。所以在这一点上二者是有很大区别的。而现在的中芯国际上市后,在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后,将募资532.3亿,这也是近10年来A股最大规模的IPO了。

我们再来看一下配售对象,占比最大的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获配35亿。再来看一下青岛聚源新兴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获配22.13亿,而这个企业几乎囊括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上下游企业,可以说半导体行业的公司把自己与中芯国际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虽然此次募资规模庞大,但是这些资金放在资金密集和人才密集的半导体行业来说,还真的只是毛毛雨而已。从中芯国际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出来,他本来是打算募资200亿的,但随着市场的火爆,最终的募资额将达到532.3亿,相对于14纳米生产线这点钱还远远不够的。

建立12英寸芯片SN1项目,为了把制成提升到14纳米以下,而 SN1项目的总投资额为90.59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的话也大概需要634亿,而单单是买设备和安装费,就需要花掉73.3亿美元,而这还仅仅只是一条生产线,所以即使是超额募资,这500多亿资金还不够一条生产线的钱.

从募资的情况看,资本对中兴国际的期待很高,中芯国际会分阶段融资,然后推出产品,有了新的产品,然后继续进行下一阶段的融资。毕竟半导体这个行业不光是有钱就行的,还需要时间,如果一次性募资个2000亿,有这么多钱,也不可能一两年内就会赶上台积电的。

所以后续的中兴国际肯定会继续融资,毕竟如果大规模融资的话,也会给中兴国际的业务开展造成巨大的压力,会被迫将一些精力放在盈利性强的业务上,而使得研发能力显得不足,从而拖慢追赶先进的速度,这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

芯片行业14纳米和7纳米被公认为是重要的两个门槛,14纳米可以被用于企业端,也可以被用于消费电子端,但是5纳米更多的是被用于消费电子端,毕竟企业端的用品不需要追求轻薄,但是消费端却需要芯片,既轻薄又功能强大。消费电子又被称为是现金支援,所以对于下游厂商而言,芯片制约着他们的赚钱能力,而芯片更新迭代的快慢也直接影响着手机的更新速度。

所以中芯国际攻克10纳米和7纳米制程,就意味着公司的估值和社会将登上一个新的台阶,这是最关键的因素。技术路线已然成熟,所使用的设备就只有荷兰阿斯麦尔的光科技了,加上原材料又必须是在国外进口,不管是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到5纳米制程的研发。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消费市场,只是在中芯国际未来的旅途中,挑战会接踵而至,中芯国际已经走过了20年,跌宕曲折。2020年作为一个新的起点中芯国际能否披荆斩棘,重塑自己,给中国一个惊喜,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