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对话捷配科技周邦兵:为什么电子制造业需要“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20

免费进行电路板(PCB)设计打样并在24小时内交付样品,电子元器件平台捷配科技一直在为十多万家中小型制造企业提供这样的服务。捷配科技希望打造一个电子信息协同制造服务的生态系统,正因如此,疫情到来时,捷配遇到了其工业互联网服务模式得到进一步完善的机会。

近日,《财经涂鸦》独家对话了杭州捷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周邦兵,他分享了制造业供应链变革的源头和方向。

捷配科技是电子元器件一站式集中采购互联网平台,通过O2O、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提高中国电子元器件供应链效率,降低交易、生产成本,服务于消费电子、通讯设备、工业控制、仪器仪表、智能硬件、物联网、工业4.0等制造领域企业,为其提供专业的PCB定制、SMT、元器件采购及配单等。公司未来将融合1万家协同制造工厂,为超过10万家OEM、ODM电子产业工厂提供高效供应链服务。

4月24日,捷配获得近亿元A轮融资,元璟资本领投,老股东银河系创投跟投,执势资本继续担任融资顾问。融资主要用于加大智能工厂方向的研发投入、供应链体系建设以及市场拓展。

捷配的自营工厂负责PCB打样,与外部工厂合作来协同生产小批量订单,通过技术手段来帮助工厂智能化升级,从订单、排产、发货等多方面帮助工厂提升订单完成质量及效率。

周邦兵表示,消费互联网的发展使产品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产品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但是在供给侧,每一个制造企业还在单兵作战,还没有形成工业互联网的一整套体系。“我们在打造一个ECMS——电子协同制造服务体系,在传统的EMS中加入一个C,也就是指协同,去解决目前制造端一个个信息孤岛的问题。”

周邦兵表示:“从玩具到汽车再到导弹,可靠性要求差异很大,如果以汽车的标准去要求玩具制造,则会出现性能过剩。所以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同时,电子元器件制造工厂集中度较低。

“PCB工厂普遍存在的情况是什么订单都接,但每家工厂定位并不清晰。头部工厂活得都不错,但中腰部和以下的企业却竞争激烈甚至每况愈下,”周邦兵说,“这为平台企业创造了很大空间。捷配做的是电子制造行业的一个CPU加路由器,CPU对信息收集存储、加工加速;路由器可起到对订单分工、分发的作用。”

捷配投资方银河系创投的合伙人、B2B领域资深投资人蔡景钟表示:“我们可以将捷配看作一个线上的富士康,但富士康自己建工厂、找工人;捷配拥有一个比富士康更轻的线下,掌握了订单入口完成设计,再通过互联网把后面的工作派发给了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工厂来完成。”

在平台的基础上,捷配对供应模式进行了重构,捷配平台的前端聚集订单需求后,通过前端的客户的画像,对后续供应链进行最小生产要素级别的分解和归类,使两者能够实现精准匹配。

捷配已与130多个国家与地区的12万多家用户进行了合作,共计提供了超过百万次服务,其中,已和华为、大疆、东芝、特斯拉等知名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

A:我们内部称之为“三化”:在线化、数字化、智能化。我们的小订单从前期销售、客服到工程制造、物流发货都需在线化。第二个方面是每一个环节都用数字化手段驱动运营管理,这样效率就会变得很高。第三是自动化,工程实现自动化后,传统生产需要500个人完成的工作量,在工程软件系统的帮助下,加上实战经验的员工,50个人就可以完成。过去500个人要干的事情。所以生产自动化的实现还需要有一整套工程软件的研发能力。

Q:您做电子元器件在2017年6月份的时候有一次转型,转型“互联网+制造业”的平台,当时转型有什么背景?

A:我之前在13年办过PCB工厂,也比较成功,但办的过程中就发现整个中国制造业是严重过剩的,所以单一的PCB工厂办得再好,多我一家不过,少我一家不少,当时感觉去改变制造业的现状会带来更大价值。所以17年我就想往平台方向走,当年我们就提出协同制造的概念了。当时我们要能启动的话,还是需要自营工厂,所以我们又办了一家PCB打印工厂。

A:PCB是电子工业基础性产品,又叫电子工业之母。它的用户基数非常大,市场容量也足够大。第二它是一个定制化产品,定制化产品一般有足够的毛利。第三,PCB的采购频次足够高。另外PCB有足够的门槛,整体设备所需投入是以几千万元计的。

PCB有一定行业集中度,但不会过度集中;它有一定SKU数量,但数量又不会过于庞大。PCB的全球化程度高,只要有电子产品制造的国家都会采购电路板。

A:一个原因是消费需求端倒逼了供给侧的变革,还有整个行业出现了部分产能过剩,适合我们去做整合。另一个重要原因是5G带来整个行业的变革,也就意味着未来的电子产品全部都要重新做一遍。同样,智能硬件、物联网、工业自动化,这些都能促进我们这个行业的变革。

A:5G传输速度快,意味着很多电子产品之后都会连上网,一个电线杆、一个井盖都有可能被装上电路板。以往装上电路板后你需要隔段时间给它充电,现在可能就不需要了,装上就可以用几年。也就是说电路板的应用场景一下子大幅拓宽了。万物联网后所有物品都有可能被装上传感器,传感器和相关的产品使用范围可能有几十倍的增长。

A:我觉得还要过一两年才会出现井喷。因为客观来看,5G还需要今年、明年完成基站的部署。未来的机会不止在5G本身,物联网会带来巨大的增量机会。

Q:PCB下游需求会导致工厂制造端会有一些变化,捷配科技在其中扮演哪种角色,将下游的动态与供给侧协同起来?

A:产品越来越个性化,导致订单碎片化,这与工业规模化生产很大程度上是矛盾的。如果把柔性化与规模化的矛盾很好地解决掉,我们对产业的价值就非常大。我们认为发展趋势一定是柔性的平台和刚性的工厂。

我们的平台要高度柔性化,首先能够再分工,之后规模化。把某一类的订单只发给特定一类的工厂,就能够充分发挥工厂规模化的优势。

Q:那么对于平台的扩张,最关键的是什么?是柔性研发的能力,还是扩大协同工厂的范围?

A:两者都需要。要不断提高柔性,还要有更多的刚性的工厂参与进来。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刚性工厂,没有各种各样的隐形冠军加入,我们想要实现柔性化也非常困难。

A:疫情其实对我们没太大负面影响,只要业务顺应时代发展,创造足够价值,公司对疫情就是先天免疫的。疫情对我们会有一定促进作用,我们的一些目标工厂现在会更加缺订单,而我们以前整合上游会有些困难,现在大大改善了。另外全球供应链很多中断了,这意味着很多供应链要被重造。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机会。因为我们在寻找客户,其实客户也在寻找我们。

A:PCB是一个很重要的入口,理论上我们靠PCB打印可以将全球的电子产品用户都集中在这个平台上,因为电子产品的研发都是围绕这块电路板进行的。当然未来我们不仅有一个入口,在不同阶段还会有更多的入口,现在才刚刚开始。

Q:现在这个阶段您觉得主要的挑战是什么?是对线下上游供给端的覆盖能力,或是别的因素影响整个行业的数字化?

A:我觉得外部的这些因素都不是挑战,我觉得对我们最大的考验是我们是否能保持快速的学习能力和内部的执行力。当一个两三百人的公司逐步扩展到有一两千人需要管理,期间能不能确保整个团队仍然能高效运转是很大的挑战。

杭州捷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2017年6月从电子元器件撮合型贸易路线转型为“互联网+制造业”,并从线路板打样切入。2019年5月,捷配往平台化转型,作为协同智能制造平台,捷配致力于打造一个电子信息产业协同制造服务生态系统,专注服务于消费电子、通讯设备、工业控制、仪器仪表、智能硬件、物联网、工业4.0等制造领域企业,为其提供专业的PCB定制、SMT、元器件采购及配单等一站式服务。

周邦兵长期从事B2B电子商务服务行业、中国中小企业全球化的贸易推广服务行业平台的建设,2009年创办杭州维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维库信息2014年先后创建并运营维库电子市场网、全球电子元器件交易平台、全球化工外贸交易平台、全球机械零配件交易平台、全球汽配交易平台、维库仪器仪表网和综合站点等多个B2B专业电子商务网站),2013年创立深圳捷多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