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PRODUCT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信息量很大!当前全球金融动荡对中国影响几何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4-20

疫情席卷全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可能出现负增长。全球金融市场已出现了新一轮动荡。

全球金融动荡对中国影响几何?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张明在《人民论坛》刊文,分析本轮全球金融动荡的特点及对中国造成的潜在影响:

1. 2020年2月下旬起,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了新一轮动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全球扩散、全球原油价格的暴跌,是此次金融动荡的触发因素。此外,还有更多深层次原因。

2.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相比,本轮全球金融动荡对整个金融市场的传染性更低,但治理难度较高,且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

3. 本轮全球金融动荡对中国有三方面潜在负面影响:一是短期资本外流加剧,进而导致国内资产价格下行、人民币汇率面临短期贬值压力。二是全球经济增速下降将会导致中国出口行业面临的外需快速萎缩,从而给中国出口行业造成显著不利冲击。三是未来中国面临的国际经贸摩擦与地缘政治冲突恐将上升。

可能的正面影响有:从2020年第二季度起,中国经济将会触底反弹,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继续上升。其次,等到全球金融市场恐慌情绪消退,人民币资产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将会重新上升。

4. 对此,中国政府应审慎防范,通过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来维持中国经济平稳增长,加快结构性改革来提高经济增长效率以及投资者长期信心。

从2020年2月下旬起,全球金融市场出现了新一轮动荡。截至2020年3月20日,与2019年底相比,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日本日经225指数、德国DAX指数、英国富时100指数与法国CAC40指数分别下跌了32.8%、30.0%、32.6%、31.2%与32.3%。从技术意义上而言,上述发达国家股市均已进入了熊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美股十天内四次熔断,是有史以来从未发生过的现象。

本轮全球金融动荡之所以爆发,从触发因素来看,是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全球扩散以及全球原油价格的暴跌。然而美国股市下跌之所以如此剧烈,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在美国股市长期繁荣时期逐渐积累的系统性风险。

系统来看:首先,疫情扩散导致投资者避险情绪上升,引发投资者第一轮抛售风险资产的行为;

其次,全球原油价格下降导致美国高收益债券违约率上升与市场价值下跌;再次,股票与债券价格同时下跌引发实施风险平价交易策略的对冲基金同时抛售股票与债券,这会进一步加剧股票与债券的价格下跌;第四,股票价格一旦跌破特定点位,将会导致ETF基金大规模的自动平仓与踩踏,进而使得平仓行为与股价下跌形成自我强化的恶性循环;第五,债券市场风险溢价上升,使得美国上市公司通过发债进行股票回购的行为难以为继。由于市场股票价格显著下跌,上市公司进行股票回购的动力也不复存在。一旦股票回购停止,上市公司的每股盈利就会显著下滑,这会进一步恶化美国股市的基本面,并带来新的下跌。

不同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中枢机构是贝尔斯登、雷曼兄弟这样的卖方机构,本次全球金融动荡的中枢机构则是桥水之类的买方机构。买方机构的角色较为单纯,在金融市场上扮演的枢纽性角色要远弱于投资银行等卖方机构。这就意味着,即使未来诸如桥水之类的对冲基金倒逼,其对整个金融市场的传染性要显著低于2018年雷曼兄弟倒逼所造成的冲击。

此外,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起源于金融市场内部调整,而本轮全球金融动荡起源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实体经济冲击。这也意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在肺炎疫情的全球扩散得到抑制之前,仅靠发达国家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很难让金融市场真正稳定下来。换言之,本次全球金融动荡的治理难度,要高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

不同之处之三在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全球经济处于高增长状态,经济全球化正在高歌猛进。而本次全球金融动荡爆发之前全球经济增长已经较为低迷,且在本轮全球金融动荡爆发前,全球范围内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单边主义正在上行,全球经贸摩擦显著升级。可以说,当前的国际形势,与1929年至1933年大萧条爆发前期非常相似。这也意味着,本轮全球金融动荡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全球经济在2020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很高,而衰退究竟会持续多久,目前还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本轮全球金融动荡对中国的潜在负面影响,一是短期资本外流加剧,进而导致国内资产价格下行、人民币汇率面临短期贬值压力。一旦外国机构投资者在美国股市遭遇显著亏损,他们就会从新兴市场国家撤回资金,调回至本国以满足流动性需求。这就意味着,短期内,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将会遭遇较大规模的短期资本外流。事实上,自2020年2月底以来,中国就出现了北上资金的持续大规模撤回。此外,短期资本外流加剧也会带来人民币贬值压力。

二是全球经济增速下降将会导致中国出口行业面临的外需快速萎缩,从而给中国出口行业造成显著不利冲击。在2019年,受中美经贸摩擦加剧影响,中国出口表现本就不太好。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国出口行业已经面临开工严重不足的冲击。从2020年第二季度起,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冲击全球经济,中国出口行业很可能将会面临订单增速显著下降的冲击,且这一冲击可能持续较长时间。2020年净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可能为负。如果出口行业受到严重不利冲击,出口行业就业也会受到影响,这将加大中国政府维持就业市场稳定的难度。

三是未来中国面临的国际经贸摩擦与地缘政治冲突恐将上升。近期,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加速扩散,个别国家出现一股妖魔化中国的浪潮。在民粹主义、孤立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的今天,我们要为可能加剧的国际经贸摩擦与地缘政治冲突做好准备。肺炎疫情短期内将会如何影响中美经贸摩擦,目前还存在不确定性。

“祸兮福所伏”。本次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潜在影响也并非全为负面。首先,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相对比重,以及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可能会显著上升。由于中国政府应对本次肺炎疫情的措施强力得当,中国国内疫情已经得到初步控制。因此,从2020年第二季度起,中国经济将会触底反弹。而相比之下,由于国际疫情尚未得到控制,从2020年第二季度起,全球经济增速将会加速下行。一上一下,将会导致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继续上升。

其次,等到全球金融市场基本平息之后,全球金融市场的恐慌情绪逐渐消退,人民币资产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将会重新上升。北上资金将会再度持续流入,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重新升值。

第一,中国政府应审慎防范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加剧对中国金融市场造成的短期冲击。一旦全球金融动荡加剧导致中国出现国内资本与外国资本的同时大规模流出,中国政府应该适度收紧对短期资本外流的管理,避免资本大量外流加剧国内资产价格下跌与人民币汇率贬值。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市场供求作用下的适度贬值,中国政府不必进行干预。但如果全球金融动荡加剧导致人民币汇率短期内出现大幅超调,中国政府应该入市稳定汇率。

第二,中国政府应该通过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来维持中国经济平稳增长,既要避免经济增速过快下行,也要避免再次出现“大水漫灌”现象。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中国经济在2020年第一季度很可能出现负增长,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会显著低于2019年的6.1%。一方面,我们要看到在疫情负面冲击下,中国经济增速向下调整具有必然性与合理性。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注意防范经济增速大幅下行可能造成的就业压力与系统性金融风险。这就意味着,中国政府应该实施宽松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来稳定经济增速。与此同时,把握好宏观政策宽松的“度”至关重要。

第三,中国政府应该加快结构性改革来提高经济增长效率以及投资者长期信心。自2007年至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已经由14.2%下降至6.1%。导致经济增速趋势性下降的原因,既有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因素,也有经济增长效率下降等因素。因此,中国政府应该通过加快结构性改革来提高经济增长效率、增强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这些结构性改革包括但不限于:加快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代表的国有企业改革、加快以土地流转改革、加快教育医疗养老等服务业部门对国内民间资本的开放、加快更具包容性的城市化、加快新一轮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等。